枫诺烨桦

【耀安】沙雕系列(??)

吃鸡战场中

安迷修看见一个人影从自己面前闪过,立刻将枪头往那个方向移动准备杀鸡……

哒哒哒哒哒。

神近耀用AK47解决了害你在心口难开。

安迷修:……

神近耀:师弟,你别管,我来打就好。

这局安迷修他们落的位置不太好,没什么物资,于是他们找了一辆摩托向中心圈出发,结果遇到了两个同样没有枪/支的电脑人……

安迷修游刃有余地操作着躲避攻击,看准时机正准备一拳了结对手时突然一个人影站在了自己面前。屏幕前的安迷修感觉自己脑壳仁疼……

神近耀用拳头解决了来啊,硬抗

神近耀用拳头解决了wjsbakdh?%&

安迷修:……

神近耀:师弟,你别管,我来打。

神近耀这局开始不错,在厕所里捡了把98K和一个8倍镜,准备喊上小师弟去往下一个地区时眼尖的看见有两人跑过来。

瞄准,射击

啊~……角色进入濒死状态

神近耀“???”

视角一转 发现安迷修的枪口还对准着自己。

“师弟?你这是……”

“师兄,”安迷修的声音毫无起伏“你不准管,我来打。”哦,是咬牙切齿。

啊,我永远喜欢霜哥JPG
第一次和霜哥一起填问卷,希望下次还一起合作啊~
耀安我们的爱!!!!!!

霜三年:

我永远喜欢亚当太太.jpg

和亚当一起画的问卷

等我下次回来把剩下的补上在把念哥的新婚车画完ww!!

 @枫诺烨桦 


【耀安】锦鲤姑娘?

沙雕文注意!
渔夫耀&锦鲤安
知道田螺姑娘吗?差不多就是这个套路
ooc都不想说了,大家都知道的

最近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是个适合捕鱼的好日子。(自己加入舌尖上的中国的音效)

神近耀上了渔船,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自己脑补语气)。

神近耀来到了一片空旷的海域,这里还没有渔民来捕捞,希望今天这片海域能给他带来一点惊喜吧。

上饵,理网,撒网,等待。

这些都是神近耀每天都在重复的动作,可现在,却有一个小惊喜找上门来。

天啊!那是一条性感的(神近耀:哪儿看出它性感了?)棕色(神近耀:有这种颜色的鱼吗?)小鲤鱼(沿海有鲤鱼吗???)!这绝对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一条性感的棕色锦鲤鱼(神近耀:为什么要在次重复一遍?)。

今天收获颇丰,尤其是有只性感的棕色锦鲤鱼(神近耀:所以说这样一再强调有什么用吗?):啊~真是开心的一天啊(神近耀:突然来的小学生语气是要干嘛?掉粉吗???)

神近耀给他那性感的棕色锦鲤鱼(神近耀:……我放弃改正,您老人家继续)单独放在了一个鱼缸(神近耀:所以说这个设定就已经是个大bug了好嘛!),精心照顾他(神近耀:为什么逮条鱼回来不是吃了它而是养它?那个字错了吧?是‘它’不是‘他’吧!)

时间一晃啊,半个月过去了,小鲤鱼终于长大了,可以拿去做一些其他事情了呢(神近耀:一个空格的时间就过去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我干了什么???一条鲤鱼可以做什么事?变成美人鱼吗?)。

这一天,神近耀不在家,棕色锦鲤鱼一个扑腾就从鱼缸里跳了出来。你以为他会瘫在地上吗?不不不,你太小瞧作者了。

一双修长有力、令人血脉喷张的玉腿(作者:怎么玛丽苏怎么来!)轻点(……)在神近耀家的地板上。

锦鲤鱼看见家里如此多被绑来的兄弟姐妹(不,全都跟你不熟)开始替神近耀清理家里的鱼来。

这天,神近耀回家发现家里的鱼都不见了,连鱼干都不剩一个,并且在家里看见一条长着人身的鱼(神近耀: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作者她让我知道的),神近耀心想还长的挺好看的。

那条鱼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恩人,你好,我叫安迷修,今天我把你的鱼都放走了哦!”

神近耀“……”我看到了,但你这个求表扬的语气让我有点火大。

安迷修:“我们能不能商量个事?”

挑眉,示意安迷修继续说。

“你别再捕鱼了好不好?”

“……我是个渔夫。”我不去打渔怎么生活?你养我吗?

“我养你啊!”

“……”这鱼是不是傻了???

“我看过你们人类的话本,两个人结为夫妻就可以一起生活了!到时候我带你回海里,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房租、工钱、生活等问题啦!”

“……”这鱼想得还挺周到。这么一想也不亏,这媳妇脑袋傻是傻了点,但心善鱼美还有钱,是条不可多得的好鱼啊。

于是渔夫耀和锦鲤安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end



沙雕完了嘤嘤嘤

我居然发错了😂太尴尬了。。。这才是真的!
感谢机哥 @法外边界 交作业了! @耀安小基地

一个不算个人简介的简介

各位好,这里是枫诺烨桦,你们可以叫我亚当,本人比较懒,名字头像什么的基本不会改,一个月勤快点5-7篇短文,懒点的话一篇。文风吗。。。偏搞笑吧,也在摸索适合自己的写作方式,勿嫌。

本人喜欢的cp也比较多,为了有些小可爱着想,请一定要看完哦。

《凹凸世界》雷安、耀安(这两个为主打)all安、瑞金、银幻、卡埃、凯柠、佩帕,其实嘉瑞也有点点萌\(//∇//)\(安迷修,我要晏!)

《刺客伍六七》柒七(阿七,我们去民政局吧!)

《魔道祖师》羡澄(主,邪,注意避雷!!)(江澄,你看见我们的结婚证书了吗!)、薛晓、双道

《龙族》楚路(明妃简直珍宝)、泽非(本人也超喜欢年下和兄弟)(路明非你怎么回事?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

《一人之下》碧玉、岚宝、也青、球岚、岚球都行。张楚岚我爱你!王也我们结婚吧!

《天行轶事》霍游、奏律、凌瑶、羽灰&赤鸣、紫游和苍游也有点萌(*/∇\*)(游浩贤,我。。。。。。你老公来了)

《秦时明月》卫非(其实算天行九歌吧)、聂非、聂庄(抱歉,聂大叔真的很帅)(非哥,来青楼玩。。。。。。玩飞行棋吧!)

《超兽武装》(感觉暴露了自己的年龄)all火麟飞!但还是最爱戬飞!!!夜凌云,我爱你!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胜出、轰出胜(主要是轰出!)(小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齐木楠雄的灾难》齐照、空楠(骨科啊咕咕咕)(齐神,我要你。。。。。。的命(x))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柳沈、漠尚

《盗墓笔记》瓶邪

《沙海》(剧版)邪簇(没办法,沙海邪太攻了emmmm)

《全职高手》周叶、黄叶、双叶(主要看这三个)、all叶(其实也可以接受)双花双鬼喻黄韩张(……等)都可以接受(叶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龚大(抱歉,虽然二师兄很可爱(?)但我喜欢不起他QwQ)(胜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云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师兄你的前世也好帅啊嘤嘤嘤π_π)

暂时就这些了,有了新欢(?)会继续补充滴。

感谢与你们的相会(❁´◡`❁)*✲゚*

多发几个表情包挡挡
我明明只有个亲亲和隐藏的车车凭什么屏我!

和小学妹一起玛丽苏!苏!

【金安】亲吻十题(不用暂定了,根本停不下来)

这次是金安,一大批ooc即将来袭!
同居设定,年下来惹!
all安tag打起!
梗来自 @屁锤 十分感谢太太给的授权

3:
冬日的天气总是不好的。还没到四点,刚刚的晴空已经变成了阴冷的暗日了,还伴随着烈风的呼啸,窗户根本受不住这狂风的侵袭,被吹得哐当作响。

金手里手机的游戏还在和对手玩躲猫猫呢 可他的眼睛却没往这边看,反而看着这糟糕的天气,心想还好自己听了安哥话没和紫堂出去玩,要不然肯定要被这大风困在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等着安哥来救自己呢。

想到那个被自己叫做“安哥”的年长的监护人时,金笑了,笑得一脸幸福。因为这位年长的“大人”总是把自己放在心尖上,对自己好得不能再好了!

“安迷修,嘿嘿。”

“金,怎么了?”准备叫金吃饭的安迷修看见金一脸傻样地捧着手机,嘴里还呢喃着什么……嗯,果然看着有点蠢。

安迷修顿时感觉自己可能教育出了问题。

听见安迷修的声音,金立马回过神来,看着安迷修一脸“那地主家的傻儿子是谁?我不认识”的样 忍不住内心哀嚎,丢脸丢大发了。于是干脆一装到底,向安迷修伸出双手“安哥抱抱~”

“……唉,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爱撒娇啊。”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满足了金想要抱抱的要求,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金搂着安迷修的脖子在他脸颊旁蹭了蹭。金喜欢抱安迷修,因为安迷修的脸软软的,蹭起来十分舒服;因为安迷修有些过长的头发扫在脸上痒痒的 让他有些舍不得;因为安迷修身上有阳光晒过的味道,让他有点贪恋这个味道。

“Game Over!”

“啊啊啊啊啊啊啊!死了😭呜呜呜……”听见游戏结束的音效,金立马放开了安迷修,两眼泪汪汪地为逝去的游戏哭泣。

安迷修无语地看着沉浸在游戏失败的孩子,突然感觉不能让他沉迷于游戏了。

于是:

“金。”

“安哥我在呢。”委屈巴巴。

“……今天晚上不准玩手机。”坚决的语气,内心:安迷修,要坚定,待会儿不管金怎么撒娇都不能松口。

“诶?诶!安哥别!你看今天天气这么遭,我都没和紫堂凯莉他们出去玩,就呆在家里了,你还不让我玩玩游戏……”金可怜巴巴地看着安迷修,双手握着男子修长芝玉般的手左右小幅度摆动,试图萌混过关。

安迷修,坚定。“不可以!要是今晚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的手机没收了,知道了吗?”这孩子怎么越长大越爱撒娇啊?

“QAQ是……”看着情绪低落的金,安迷修宛如看见一条小金毛失落的瘪下尾巴,眼睛还湿漉漉地看着你,给你一击暴击。

安迷修有些无奈,他挺怕金今后离开他的话会受委屈,但现在能保护他一时那便是一时吧。

安迷修不再去想那遥不可及的未来,一边叫金过来吃饭一边去厨房把最后一样菜端出来,和金一起享用了这顿平淡温馨的晚餐。

夜晚,总是适合做一些刺激的事情。比如:违背家长的话,在被窝里和朋友偷偷打游戏。

“凯莉,可以开始啦。”金不似平时那般咋咋呼呼的大叫,而是小心翼翼的把声音压到最小。凯莉听了忍不住戏谑道:“哟,怎么了?被你家安哥说了?”三人开黑,进入得也快,很快游戏就在加载了。

金听罢忍不住哭丧着脸想对凯莉诉苦,刚准备开口,紫堂问就他:“你现在这样不怕安哥会骂你骂的更惨吗?”进入地图了。

金快速驳回:“安哥才舍不得骂我呢!”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手里的操作以及压低自己的声音。

凯莉在手机对面摇着头啧了几声,顺手带走了一个人,开口“好心”提醒金“可别仗着别人的宠爱就虐狗啊~”

“嗯?狗?凯莉哪儿有狗啊?”金疑惑地操纵着角色在游戏里四处打量。

“……”紫堂有些汗颜,他知道金可能对安迷修有点不一样的感情,还是凯莉挑明了告诉他,毕竟金那人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周围人都看出来了,就两个当事人还一家人合家欢聚的谜之氛围。

真不知道他俩要什么时候才开窍啊。


上一局状态不是特别好,金准备重整旗鼓再来一局时房门发出了轻微的声响。他当机立断地锁屏、露头、装睡……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接着他听见棉鞋踩在木板发出的轻响:为了不打扰他休息。

然后有一只带着凉意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细细摩挲。

金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热。嗯……可能是被子压得太严实了,憋的。嗯,憋的!

那只手摩挲的力度和频率都刚刚好,让他有点昏昏欲睡,迷糊中他听见年长的大人似乎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这让我怎么能放得下心来啊?”

金有点清醒了,想告诉他我愿意一辈子都呆在安哥身边,哪儿都不去!

紧接着他是彻底清醒了。一个轻柔的如鹅毛般的带着严冬的冷气的吻印在了他的额头上。那个感觉稍纵即逝,让金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他眼睛还是闭着的。

“晚安,金。”那温和犹如山间清泉的声音像一颗颗玉珠落入心扉,不停地敲打着他已经无法控制的心脏。金满脸通红,双眼放空,脑内刷满了:完了,明天起不来了,要被凯莉他们说了。

另一边,紫堂看着许久不上线的金,有些担忧地开麦问凯莉:“凯莉,金怎么了?”

凯莉稍稍思索了一会,唱起了一首歌:“阿珍爱上了阿强,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

紫堂“………………啊???”



end

【耀安】亲吻十题(暂定,又来给自己欠债了)

这次是幼年耀安。可以接上一篇观看,也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个独立篇。
看来all安是要打的了。
意念爱特念哥
ooc  ooc  ooc

2:
幼年耀&幼年安

那是我从幼年起就喜欢的人
               ---神近耀,写于2008年9月11日

神近耀家对面来了一户新来的人家,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幼的孩子。偶尔去市场买菜时都能听见那些买卖蔬果的妇人们在议论这件事。说那个有着一头柔顺的棕发和一双澄净碧眼的孩子是中年男人领养来的;听说,好像是父母把他给丢弃了……听说为了不给这孩子造成影响,于是男人带着他离开了原来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妇人们有时会唏嘘一番随后又开始讨论起那位中年男人:其中一位说那男人也是苦,虽然年龄有点大还带着个孩子,但人好老实长得还算不错,也许可以撮合撮合。其他人听见忍不住嘲笑那位连个“老”男人都不放过,真的是……

神近耀买好今日份量的菜后把戴在脸上的口罩向上拉了拉,提着菜篮子走了,没有继续听下去。他对别人的没兴趣,毕竟跟他没关系。

神近耀像往常一样回到住所,也没人会跟他打招呼,周围的孩子看见他也忍不住退后了几步,有人对他躲躲闪闪,也有人对他窃窃私语: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遭这个罪呢?句子里都是关心,可孩子对这些话没有丝毫感动,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只是在感叹他的遭遇罢了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说不定有些人还会在心底里嘲笑他,拿他的事去编撰一些子虚乌有的故事。有些“胆子大”的小孩看着他不说话便拿起路边的石头往神近耀的脑袋上砸,站在孩子旁边的家长在他们扔出石头后口头上训斥了几句就拉着自家的熊孩子离开了。

神近耀并不是那种被人拿捏的软柿子,相反,他对这些明显的恶意表示不在意更是不屑,但又明白没有力量反抗这一切的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默默承受。虽然避开了大部分石头,但架不住石海战术,还是眼角和胳膊还是见了红。神近耀面无表情地盯着胳膊上的伤口,内心却有点庆幸:比上次好很多,至少没伤得太重。他默默地把篮子换了个手提,不做停留地上楼了。

但今天进楼神近耀察觉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神近耀住的这栋楼可以说是整个小区里面最差的,各方面的差。虽然住在三楼,对于一个孩子来讲这楼层高度还算不错的了,上下也方便,但很黑,要是晚回来了一点就会黑到摸不着钥匙孔。

有光,一丝很微弱的光,似乎是从那种微型手电筒发出来的。但这就够了。凭借这束光,他能看清楚以前摔了许多次、把他跌得头破血流的阶梯,能看到走廊里的灰尘颗粒,能看到一双澄净的、碧绿色的双眼带着紧张和关心,注视着他一步一步地踏着光走到面前。

每走一步,神近耀都能感受到身体的战栗。那不是恐惧,也不是愤怒,而是遇见了心仪的猎物的兴奋感。

神近耀看到那双眼睛就知道这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孩子是谁了-隔壁新来的邻居。

神近耀是被这孩子推着进入了他家的门。要知道,这孩子刚开始的时候一脸紧张,脸颊还泛起了红晕。看见他走过来了,双手似乎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只能搅弄自己的衣摆。

“……”神近耀并没有想和这孩子玩乐于助人、热情好客的游戏,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从安迷修的身侧走了过去,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仿佛刚才差点失去自控能力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走过后神近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怕再多待久一点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突然,一双肉肉的小手握住了神近耀,他猛地睁大眼睛皱着眉头转身看过安迷修,却被小孩给吓住了。

小孩的双手拉着神近耀的手,神色不再是刚才的紧张无错,而是沉稳冷静,还夹带着一丝怒意,眼睛紧紧地盯着神近耀受伤的胳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胳膊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然后小孩抬头看见了神近耀眼角的伤口后脸唰的一下白了几分,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推回自己家里,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先帮人包扎伤口再说。

神近耀有点排斥他人的亲近,哪怕这个人可能是自己喜欢的人也不例外。

安迷修看他如此不愿意让自己接近他,也有点着急,有点委屈地问道“那你要怎样才肯让我帮你包扎伤口啊?”

神近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怎么还委屈上了?嘴里却说:“这点伤口舔舔就好了。”反正也不严重。

安迷修一愣,感觉是这么个道理,于是迈起小短腿哒哒哒地爬上沙发,跪坐在神近耀面前,小手轻轻地捧着他的脸,嘴巴凑过去舔舐眼角的伤口。

神近耀被安迷修这一下舔得有点懵。他只能感觉有个湿软的东西在帮他轻轻地舔弄伤口,还弄出了啧啧啧的水声,那东西还沿着血迹一路舔下去,而他一直僵着身子,等着安迷修帮他把伤口处理好。

嘴角感觉到了一阵刺痛,他瞬间反应过来-安迷修在亲(还是湿/吻)他的嘴角。神近耀把双眼睁到最大,他要把小孩此刻的模样永远的记在脑海中:

棕发小孩微眯着双眼,专注认真地伸出小红舌为他把血块舔掉,似乎是怕他疼,所以舔得有点轻,以至于血块化的有点慢。后来小孩又发现嘴唇上也破了,于是毫不犹豫地含住下嘴唇,轻轻地吸允。心脏好无规律地乱跳着,意识也逐渐消散,渐渐地,他的眼里只有这孩子了,他想把他抱在怀里,一辈子都不松开!

“咔哒”大门开开了。

于是理智回笼了,然后安迷修开心地跑下沙发迎接中年男人去了,最后神近耀耳朵上带着一朵红晕狼狈地逃回了自己的住所。

他背靠着房门,一手摸着耳朵,还有点发烫。回想着刚刚的场景,神近耀感觉有点口干,他想今天多做一道汤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