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诺烨桦

舞曲【校园pa+华尔兹】中

*安哥性转!女体注意!不接受也没办法,谁叫我写了*

*文笔渣,不太懂华尔兹,百度突击的😂*

*来来来,快来看,刚出炉的文嘞*

*高数?那是什么?什么微积分定积分级数向量,老娘明天根本不在乎!考到10分以上我就感谢我大哥请她喝奶茶!四云的!(我错了,考试前夕居然还更文,大哥啊,我对不起你T_T)

手动爱特你 @Agarase  @琼脂雷安培养基转载会发霉

要说安大班长和雷三少爷为什么会在舞蹈教室,这就得从安迷修所选的舞蹈选修课讲起了。

安迷修上学期其实并不想选修舞蹈的,因为自己身材的原因。但是抢其他课的人实在是太凶猛了,尤其是她想选的武术课。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年选修武术的人是往年的几十倍,而且女性居多,这让常年阳盛阴衰的武术课堂感受到了一次花团锦簇的盛世场景。安迷修一点进去自己的电脑就卡机了,过了半个小时才缓过劲来,最后一看武术课人满,其他课也已经被选的差不多了,于是只有无奈地选择了几乎没人选的舞蹈课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并不)。

因为身高和身材的原因,在课堂上一直都是安迷修和舞蹈老师一起搭档的,在这期间雷狮一直来舞蹈教室听课。有一天安迷修实在受不了三少爷死亡凝视(划掉)火热的视线,于是问他为什么不去上选修课,雷三少爷回了句那课太无聊了,还不如来看你出丑呢。然后安迷修了解到雷狮选的是武术课,还了解到当初电脑死机就是某人高调表示要选武术课造成的结果,现在又了解到这家伙为了看她出丑翘掉了她心心念念的武术课(被抢的)……

去你&%;;%!#的吧恶党!

安迷修表示她的骑士精神也压抑不了想要飙脏话骂雷狮的冲动,奈何词汇不丰富也就作罢了。

那么为什么雷狮和安迷修会一起在舞蹈教室呢?那就多亏了雷三少的脑抽(划掉)任性的行为了。

雷狮就这么看了安迷修一学期跟舞蹈老师跳舞,自己看的那叫一个火大,于是到了下学期,安迷修到课上看到一个高挑的背影时她想立马转身走人。因为来者很明显与上学期不同。雷狮这次直接站在了练习队伍里,很明显是来上课的而不是听课的!还站在她身边了!还有几个不熟悉的新面孔,大概是从其他课转过来的吧。先友好示意下吧。

于是转头,微笑,接着对面的女生被吓得逃走了……走了……

“???”

安迷修不知道的是雷狮在他身后一脸危险地对着新老生做了个口型

“她是我的。”

安迷修回头时,看见雷狮还像往常一样--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懂了懂了,这是你们青梅竹马的乐趣,我们凡人不懂,不懂。

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新来的雷狮和转过来学生后,老师便进行课堂讲解。由于怕新来的同学跟不上进度,于是这节课教的是舞蹈中较为简单的华尔兹。

华尔兹,又称圆舞,一种自娱舞蹈形式,是舞厅舞中最早的、也是生命力非常强的自娱舞形式。华尔兹根据速度可分为快华尔兹和慢华尔兹,基本舞步为方步、左转90度以及右转90度,学校不会教太难的舞步,所以总体来说十分简单。在华尔兹中女生几乎只有前进与后退的动作,转度则由男生全部来完成,只是半学期,学个华尔兹就可以了,只是和恶党一起跳个舞而已,一周只有一节课,一共就只有十多节课(没算上放假的不上的课),考试也能轻轻松松地过,这是来自刚刚被迫与自己竹马分为一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的安迷修的感想。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特别骨感。

当安迷修第N次被雷狮踩了脚后,深深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和雷狮(考试)吃枣药丸!虽然头一次练舞不踩脚是不可能的,但是他雷狮是谁啊?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就算没学过交谊舞,平时大大小小的上流聚会也应该看过怎么跳的,更别说上学期还一直来观课了……结果这家伙居然是个舞痴?

不光是安迷修,连同学和老师都很惊讶。可是他们不能笑,要是笑了雷狮还不知道会怎么整死他们呢。

安迷修根本不想知道老师同学们是怎么想的,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舞蹈课不能挂科!哪怕是选修课也不行!

于是,安大班长决定对雷狮进行单独补习,务必确定五月的期末考试能过。

“雷狮错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左转90度而不是右转。”

“……”

“前进,后退,左横步,右转哎呀!雷狮……你又踩着在下了。”

“……”

“外侧旋转,然后拉回唔啊啊啊啊雷狮!你拉的太大力了!”

“……”可爱,想晏(划掉)欺负

今天的雷三少依然在欺负(调戏)安大班长,而我们安大班长依然在顽强的抵抗一切暴力。

日常作死

一一呜呜呜呜呜爹啊,孩儿不孝,看不懂洋文,此刻我迫切的希望自己是马来西亚人,长得一逼还会英文ψ(`∇´)ψ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只能发十张!我还有叶神周泽楷张佳乐和一帆小天使没发呢!!!!

舞曲【校园pa+华尔兹】

*安哥性转!女体注意!不接受也没办法,谁叫我写了*

*文笔渣,不太懂华尔兹,百度突击的😂*

*来来来,快来看,刚出炉的文嘞*

手动 @琼脂雷安培养基  @Agarase 还有中和下,如果能接受我下午一起发出来(๑•̀ㅂ•́)و✧

五月,春季的结束夏季的开始,太阳不大,热量经过1.5亿千米的距离,又穿过2000千米~3000千米厚的大气层,再由空气中的灰尘辐射开到校园的各个角落就显得十分闷热了。

校园内,学生们都换上了清爽的短袖,女孩子们更是大胆地穿短裙短裤或更暴露的衣服,向男性展现自己青春美好,令人遐想的身体。

安迷修是个例外。

她一如既往地穿着中性化的白衬衫和黑色长裤,发型是最普通的马尾辫,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的眼镜,领带规规矩矩地系在胸前,扣子一颗不漏的全部扣上扣到了最顶端,脚上穿了一双有着奇怪图案的运动鞋。本来很呆板无趣的着装却在安迷修身上显得可爱而性感。

安迷修身高近180,这让她在女生中显得十分显眼;棕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嘴唇,头还顶着一撮呆毛,这让她显得活力可爱。胸前的两坨36C把原本呆板无趣的衬衣高高撑起,领带也被夹在胸前,好像要陷入乳沟里,双腿又细又长。

简直他妈的是件行走的人间兵器。

这是来自看到安迷修走进舞蹈室的雷狮的感慨。

嗯?雷狮是谁?雷家三少爷、雷氏集团的下一任准接班人、凹凸高中F4之一、独占校园一方势力人称社会我雷总的校霸、怀揣成为航海王的中二病有梦想的少年、安迷修的老公安迷修实力嫌弃的竹马、安迷修后援团的幕后会长,多活动于偷拍跟踪幕后组织工作,人生格言是:晏。

身为从小玩到大的竹马,雷狮表示,女大真的是十八变!明明以前还是个矮豆丁,现在就已经快180左右了!不过还是没有他高。明明几年前头发还没这么长,但现在都快齐腰了。明明以前就感觉安迷修这丫头长得挺好看的,现在越看越好看是怎么回事?明明以前身材……好吧,身材还是很棒,争取长到(其实更想揉)36D。

“雷狮,起来。过来练习了。”雷狮被安迷修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但不久又出神想安迷修的声音也是该死的性感……这丫头该不会是从树上生下来的阿多尼斯吧?

雷狮一边向安迷修走去一边挠着头,嘴里还不忘调戏自己的小老婆青梅竹马“哟,怎么?安大班长今天火气挺大啊,该不会生理期来了吧。”雷狮当然知道今天不是安迷修每月一次的日子,可他就是这么欠揍想逗逗她。

安迷修没有理会雷狮。从小她就知道,绝对不能和这个海盗讲道理,更不要和他怼。

“要不是你还保留着这些女性特征我还真不知道从小和我打到大的是个女孩子呢。”雷狮还故意把视线停留在某些特殊部位,光明正大地偷窥。

嗯?是不是大了点?前几周这衣服还挺合身的,怎么今天一看就好像要爆衣似的……啧,下次要再给她买加大码的衬衫了。

“恶党!你想死就直说,我会成全你的。”凡事都有例外,雷狮每次都可以刷新安迷修的生气界限。今天的安大班长依旧在爆发的边缘,而雷三少爷依旧在其生气的边缘大鹏展翅。

去特么的吧!

kkkkkkkkk绝逼被坑了!剪个刘海而已!138!!!!

138啊!在重庆我都可以染个发了!天杀的!怎么辣么贵!(ノಥ益ಥ)

岁月番外 雷总生日贺文

*书信体注意,全程没有雷总的雷安*
*算是一个前世pa,我流皇骑pa!*
*渣文笔,勿喷*
*ooc ooc ooc*

凹凸554年,雷王历12年

   布伦达:
           展信佳!
        今天是您的生日,也是我成为您守护骑士的第一天,在下以自己的骑士道宣誓,会忠于您会保护您,在下会奉献自己所有的忠诚,所有的时间,只为看您称王。祝您十岁生日快乐殿下。                                                                                     您最忠诚的骑士                                                     安迷修
凹凸555年,雷王历13年
 
     布伦达:
             展信乐!
        又到了你生日的时候了。说实话,这一年里你不仅惹了许多麻烦,还每天喜欢各种和我做对,但不得不说这一年过的十分充实又开心。

        你有自己的梦想和想要保护的人,每天学习礼仪、知识、剑术、心计(这个在下可能帮不上什么忙,还望你能谅解,不要说在下白痴什么的),皇宫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请不要感觉不耐烦,所以请你暂时放下抛下王国去当海盗这种事情,这根本不合道理同时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卡米尔殿下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他对你十分依赖,我也希望你能当好一个大哥的角色,教会他许多东西。
        最后,殿下,祝你十一岁生日快乐,那个海盗瓶是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你忠诚的骑士                                                    安迷修
凹凸558年,雷王历17年

     布伦达:
             展信喜!
        殿下很抱歉,时隔五年了才给你写一封信,希望这封信能在你生日前送到,生日快乐。
        殿下,在下不在的时候你有好好听先生的话吗?你没有给宫里的女仆添麻烦吧?没惹陛下吧?卡米尔殿下最近好吗?太子殿下是不是还在欺负他?你……还好吗?
        我很好,请你放心,我知道你会狠狠地嘲笑我多管闲事,但我还是忍不住像你汇报一下情况。虽然前线战况激烈,但是一切都在在下的掌握之中,我必将凯旋归来,为王国,为人民,为您带来胜利!
        在下不久后便归来,暂时不会出征,请你放心以及在下会回来准备看看这五年殿下你修行的成果。
        最后,恭喜殿下你满16岁了,算是半个大人了。这条头巾是给你礼物,在下感觉海盗的帽子戴在你头上不太合适,头巾才适合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划掉)大人,望喜欢。                                                                                             你忠诚的骑士                                                       安迷修
凹凸559年,雷王历18年

    布伦达:
            展信悦(划掉涂黑)
        殿下,今日实在是不应该发脾气。您已经十七了,而不是十岁的孩子,其它王国的王子公主早就已经订婚准备结婚了,陛下为您抉择终生大事这并没有错。
       太子殿下说得对,您身为下一任君王不应该把满腔的爱意给一个身份低下的骑士团团长,您要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负责。
       最近雷王星边境出了点事情,在下已经接受旨意连夜前往边境探查,所以当您看到这封信时,在下已经在前往边境的路上了,可能参加不了您的婚礼了。
       最后,殿下,生日快乐。                              您最忠诚(划掉)的骑士                                           安迷修
凹凸560年,雷王历19年

   致我的爱人布伦达:
             我爱你

凹凸561年,雷王历20年

    致我的爱人布伦达:
           我爱你

凹凸562年,雷王历21年

    致我的爱人布伦达:
           我爱你

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布伦达

“布伦达……”

“我爱你”

———————————————时间分割线——

凹凸2008年

   致亲爱的布伦达:
           这是寻找你的第 1448年,现在我已经找到这一世的你了,他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他狂妄霸道,第一次见面就要我做他的人;他聪明敏锐,他在家里排行第三,确实学东西学的最快的一个,每次看他都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你一样,而他也会恶狠狠地对我说:别拿这种看别人的眼神看我!但又有可爱的一面,他困的时候会像小猫一样蜷在我怀里睡觉;他被戳破心思的时候会像猫一样炸毛;他起一些坏心思的时候会无意识的舔一舔他的小虎牙……
            布伦达,我愿意用我一生的时间来追随你,来对你说我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语。还有,生日快乐布伦达,我爱你。

安迷修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自己有点发酸的眼睛,视线又重新回到信上。

安迷修将棕色的长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还有几缕发丝垂在了耳边,他眼角一点嫣红恰到好处的为那双柔情的碧眼增添了一丝媚态,因为是在店里,所以穿的略微宽松,露出了洁白的脖颈和优美的锁骨。

雷狮进门看到这样的一幅活色春香,尚且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心灵冲击,一边像往常一样靠近安迷修,一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锁骨和脖子)。走近了 才看到安迷修手中的信纸,雷狮微眯着眼皱了皱眉头,也没开口说话。

安迷修看到雷狮走了过来,丝毫不在意。他已经习惯了这小家伙每天的“突袭”了,今天只是简单的靠近还真是反常了。

安迷修看到雷狮假装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那封信不由得一阵好笑,自己吃自己醋好玩吗?

“咳咳,雷狮你来啦。今天的点心是水晶芙蓉糕和桃花饼哦,你一定会喜欢的。”

雷狮趁安迷修去拿点心的时间快速地拿起桌上的信纸,我到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白痴让这个二缺念念不忘的。

然而当雷狮看到第一个字后整个人脸色一沉,尼玛这是哪国的语言?根本不认识啊!

“kao!”雷狮骂了一句,怒气冲冲地就把纸往桌上一拍。这一拍动静有点大,大到安迷修端着点心出来都有点蒙。他看了看炸毛的雷狮以及桌上被捏得皱巴巴的信纸后心下了然,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走了出来,像往常一样招呼雷狮。

雷狮看他和往常一样的动作神态,也知道了安迷修的意思,便没有继续闹下去,可这心里越想越气,脸色也越来越差,于是便开始摧残手中的精致的点心了。

安迷修看不下去了,再怎么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他也知道雷狮在气什么,可他不可能说自己在跟一千多年前的你写信吧?这小孩绝对会笑自己中二病的!

安迷修叹了口气,思考了一会儿便温柔地对着雷狮说:“雷狮,今天是你生日,你有什么愿望要我帮你实现的吗?”

雷狮一愣,随即想到今天的确是他的生日。于是不假思索的答到“我要你!”

安迷修有点尴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雷狮向他提出这个愿望了,之前以他太小为理由拒绝了,可是这次又提出来了。

“你还太……”

“我已经长大了!”

“……可是你还未成年。”

“那意思就是我成年了你就会答应我这个愿望了。”

“……”不要把疑问句给我说成肯定句啊,混蛋恶党!

安迷修感到了深深的疲惫,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对对对,等你成年了在说。”

安迷修没看到雷狮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很亮很亮,好似有星辰在其中,但没多久变隐藏了起来。

“这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嗯,在下以我的骑士道发誓,绝对不会欺骗你半分的。”

说完为了防止雷狮继续坑他,便在雷狮额头轻轻一吻。一个很轻很轻的吻。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猛地缠绕在他的心上,紧紧地勒住他,忘记了呼吸。

要是岁月能停留在这一瞬间就好了。

那时只有一瞬,可那一瞬就是一生。



ps:里面安迷修给布伦达的信称呼变化显示了他对布伦达的态度。

PPS:并不是旧设雷狮

ppps:里面涉及到许多原文内容,还未写出来,敬请期待(谁期待了😂)

pppps:好迟好迟的贺文。在一群神仙太太的文画里默默挣扎。



岁月静好2

*我爱哑舍*
*老板安迷修&顾客(整天调戏骚扰追人的)雷狮*
本篇*皇子格瑞&备战中考的金*
架空时间!*ooc ooc ooc,写不出玄色大大的万分之一*
新人(大概)报道,文笔渣,请见谅。

凹凸历2018年,3月

“诶~安哥你别这样啦~我们可是好朋友耶,你怎么能用对待客人的语气跟我说话啊?”金像好哥们似的勾着安迷修的脖子,还蹭了蹭对方的脖子对着安迷修撒娇卖萌。

安迷修好笑的推开这个撒娇的男生,转身去整理架格的笔、墨、砚,笔筒、文玩书籍等物品了。

想到一周前店里被那个黑小子折腾了得够呛,还“被迫”去帮他找人,根本来不及整理……难怪两周前安莉洁占卜说最近气运不好,原来是指这件事啊,还好那小子知分寸没破坏店里的东西,否则损失的可就不是这么点东西了,想想就气。安迷修在心中默念了三遍骑士守则,以便忘掉那件烦心的事情。

被安迷修推开的金有气无力地趴在杉木桌上,语气委屈巴巴地对着安迷修说“安哥你好冷淡啊QAQ。唔,我都升到初三了,今后就很少有时间来你这里了,你就不多陪我聊聊天吗?”

安迷修放下手中的古物绕过杉木桌,来到金的身旁,宠溺地拍拍他的脑袋,语气无奈地问“既然快中考了那还一直往我这边跑?科目都复习好了?嗯?”

金一听到安迷修这么说更是气焉了,闷闷的回答安迷修没有。过了一会儿,金有气无力的向安迷修诉说了最近的烦恼-他朋友紫堂幻今天被一个全身黑黑的好像从矿地挖完煤回来似的人给带走。语气中无不表现出对好友的担忧以及对挖煤人带走自己好友的愤怒。

安迷修在一旁听得眼角直抽抽,感慨这世界还真是小。

“对了安哥!我最近一直都睡不好觉,,Ծ^Ծ,,你有没有什么有助于睡眠的东西啊?可以借我用用嘛?”金终于“发泄”完他不满的情绪,眨巴眨巴他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向安迷修可耻地卖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最近睡不好的事情给安迷修说了,虽然不理解,但他总觉得安迷修可以帮他解决掉,毕竟他的直觉一向蛮准的。

“嗯?你最近失眠吗?”安迷修听了很是疑惑,按照金这样的性格应该来说很难失眠的,虽然说临近中考压力蛮大的,但这才三月,还大不到哪儿去。

安迷修皱眉思考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眉头舒展开,对着金说:“我想,我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了。”

金闻言立马拍桌而起“诶诶诶?真的吗安哥?哇!果然安哥最棒了!”

安迷修笑而不语,心里默默的吐槽,再过两天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那是什么原因啊?”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失眠的原因,眼睛睁得大大的,还闪着光,看样子失眠还是很困扰他的。

安迷修看着他的样子又是一阵好笑,叫金坐在这儿不要乱走,他去拿一样东西就回来。

金看着安迷修走向后屋,虽然他很好奇后屋是什么样的,但是安哥叫他不要乱走就肯定有他的理由嘛!

没过多久,金就看见安迷修拿着一个香炉……嗯?香炉???

凹凸1182年
楼兰星,楼兰历852年

格瑞放下手中的书,按了按自己的晴明穴,他坐在这家店里已经有两个小时了,身旁的茶也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杯了。

白汤白叶、白毫满身、汤色浅谈。能把楼兰星最平常的茶做得如此出色,纤尘不染,该说是这个人无欲无求还是该说他深不可测呢?

还有这家店也是。 明明处于闹市,却偏偏安于清净,无人打扰。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期间却一个顾客都没有,店主还怕他无聊便给了他一本市集上卖得火热的话本给他解解闷。 虽然格瑞对这些(话本)并不感兴趣,但人家的好意还是要收下的。

格瑞想着他在这呆的也够久的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于是起身准备向店主告辞。

安迷修听见了动静,起身准备去为客人添茶,却看见客人向他行了个礼便向门口走去。

“殿下最近有些疲惫,脸色不佳,怕是有些失眠吧。”

明明是个疑问句,确实一个肯定的语气。

格瑞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安迷修也不说什么。

“噗,殿下不必如此警惕。”两人无声的对视,以安迷修先破功结束,还指了指自己的眼袋。

格瑞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冷静而警惕地看着安迷修,犹如一匹孤狼,只要安迷修有一点动作,他就会将安迷修的脑袋撕咬下来,一招致命。

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请殿下稍等一会,在下有样东西想给您。”

“我凭什么听你的?”这不是自傲,而是属于强者的自信。

突然,一股肃杀,冷冽,强烈的杀气扑天盖地地向他袭来,格瑞一个不慎单膝跪在了地上,他睁不开双眼,只能感觉到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自己皮肤内渗出,滴落在地板上。嘀嗒嘀嗒的声音在安静的店内十分明显且突兀,格瑞不由得产生一阵心悸。

压力骤然减弱,格瑞睁开双眼,死死盯着安迷修并迅速与他拉开距离。刚才的杀气……很真实,很可怕。

“现在,您该相信我了吧?”

“……”

安迷修知道格瑞相信了,于是转身走进后屋去拿东西,不再管门外的格瑞。

而格瑞则在领悟刚才安迷修所释放的杀气。

当格瑞领悟得差不多时,安迷修的声音也从后屋由远及近地传来。

“抱歉,太久没拿出来,差点忘了放在哪儿了。”

格瑞看着安迷修的身影渐渐清晰,他那双修长的手上拿着一个有点生锈的紫红色的香炉。

岁月2end    全文tbc------

〔雷安〕岁月静好1

*我爱哑舍*
*老板安迷修&顾客(天天骚扰调戏追人的)雷狮*
*皇子格瑞&备战中考的金*
*新人(算是吧)报道,文笔差劲,请勿喷*
架空时间!
*ooc ooc ooc 写不出玄色大大的万分之一,请见谅(鞠躬)*

凹凸2018年

三月,早春将至。往常这个时候,登格鲁市早已暖风阵阵,可是今天的天气却是十分寒冷,这让只穿了一件短袖卫衣的金打了个寒颤。

金吸溜了一下通红的鼻子,双手搓了搓暴露在冷空气下的皮肤,想到今天下午放学紫堂就被高年级的学长带走的情形就恨不得跺脚抢回自己的好友,可奈何那个学长不仅长得特别高还黑的跟个煤炭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好气哦!而且紫堂还说没事,不用担心他……嗯,不用担心他,担心他,他……

“怎么可能放心啊!紫堂这个白痴!他们看起来好熟的样子,可那个人看紫堂的眼神好像要把他吃了一样……决定了,要是那家伙敢欺负紫堂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金在空中挥舞着,好似真的在打那个“欺负”他好友的学长。

一阵寒风吹过,金冷得缩回了自己的双手去。“唔啊,好冷啊!去安哥那里坐一会吧。”金开始加快步伐,在拐过俩个路口后往一家古董店走去。

古董店没有店牌,但古朴庄严却又低调内涵的店门就已经让人印象深刻,不容忽视了。

金在门外蹦哒了几下就推门而入,活力地向店主打招呼“安哥,我来打扰咯!”

回应他的是一声温和的问候“欢迎光临,金。”

凹凸1182年

楼兰星  楼兰历852年

格瑞已经连续三天处理国事没有休息过了。

虽然他是楼兰星的继承人,虽然他的能力一流,但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啊。所以今天楼兰王让格瑞回殿好好休息一天,态度十分强硬,甚至还把他的母妃也搬了出来。格瑞也不得不听从自己父皇的命令回到自己的宫殿,简单梳洗一下就合衣仰面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了。

可是现在根本睡不着啊。楼兰星周边的矿场最近有点骚动,似乎是不满税收,还有距离他们遥远得八辈子都打不了杆子的雷王星也是频频骚扰他们的边境……

格瑞越想越烦,干脆起身下床,准备出门走走,就当做视察民情了。

“这家店……”格瑞站在一家古董店门前。古董店没有店牌,却能在楼兰星最古老繁华的街道上开着,更不用说古朴庄严的店门本身就已经足够吸引格瑞了。

格瑞的直觉告诉他这家店有问题,但内心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如果错过了就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

格瑞回过神来的时候,双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推开了那扇门,本想把手缩回去并向店主道歉来着,可是一个温和的声音制止了他。

“客人您好,欢迎光临。”

映入格瑞(金)眼前的,是一位用长头栗发,相貌英俊,脸色温和的男人,一袭月白色长袍更显得他温润如玉,令人在意的是那根紫黑色的发绳与他本人截然不同,但却又有种微妙的平衡。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从容的走进店里向男子点了点头,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好。”

凹凸2018年

金欢快地走进店里,热情而亲昵地对男子说到“安哥下午好~”

安迷修看着他问道:“您(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岁月1end    全文tbc-------

花语那篇文的构想太庞大了,等我高数重修过了我一定要开始写!(又是一个flag)这个脑洞想了一个月,古物也推翻了好多,今天终于找到一个适合瑞金的了!大家可以来猜猜是什么,如果猜对了,清明节我就连更(卧槽,我寄几都不信)!

日常系列

刚刚和w他们聊起了凤囚凰,说剧情是有多么的狗血,整部剧是有多么的无语。然后b说不喜欢鹿晗(因为关晓彤,我还好啦),于是我们又聊到了择天记,w讲了她们同学一个事情:

w:择天记里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星星嘛

我:命星

w:对对对,就是这个!

w:然后有一次我们寝室在吃荔枝,我的一个室友就对我们说:‘诶,你们看着啊’。只见室友摆出了鹿晗练功的那种姿势,眉头紧皱,似乎是要死要死的那种。突然我们另一个室友走到她身后,用刚刚吃完的荔枝核从她(饰演鹿晗的那位)背后抛了出来……

我一个人秒懂,笑得不省人事😂

日常之傻逼室友

昨天下好大的暴雨,今天寝室墙上都潮湿了。w说好潮湿啊,b回到像个水帘洞似的。
过了一秒,b对着我们大喊了一声

“孩儿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w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