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诺烨桦

【耀安】亲吻十题(暂定,又来给自己欠债了)

这次是幼年耀安。可以接上一篇观看,也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个独立篇。
看来all安是要打的了。
意念爱特念哥
ooc  ooc  ooc

2:
幼年耀&幼年安

那是我从幼年起就喜欢的人
               ---神近耀,写于2008年9月11日

神近耀家对面来了一户新来的人家,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幼的孩子。偶尔去市场买菜时都能听见那些买卖蔬果的妇人们在议论这件事。说那个有着一头柔顺的棕发和一双澄净碧眼的孩子是中年男人领养来的;听说,好像是父母把他给丢弃了……听说为了不给这孩子造成影响,于是男人带着他离开了原来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妇人们有时会唏嘘一番随后又开始讨论起那位中年男人:其中一位说那男人也是苦,虽然年龄有点大还带着个孩子,但人好老实长得还算不错,也许可以撮合撮合。其他人听见忍不住嘲笑那位连个“老”男人都不放过,真的是……

神近耀买好今日份量的菜后把戴在脸上的口罩向上拉了拉,提着菜篮子走了,没有继续听下去。他对别人的没兴趣,毕竟跟他没关系。

神近耀像往常一样回到住所,也没人会跟他打招呼,周围的孩子看见他也忍不住退后了几步,有人对他躲躲闪闪,也有人对他窃窃私语: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遭这个罪呢?句子里都是关心,可孩子对这些话没有丝毫感动,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只是在感叹他的遭遇罢了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说不定有些人还会在心底里嘲笑他,拿他的事去编撰一些子虚乌有的故事。有些“胆子大”的小孩看着他不说话便拿起路边的石头往神近耀的脑袋上砸,站在孩子旁边的家长在他们扔出石头后口头上训斥了几句就拉着自家的熊孩子离开了。

神近耀并不是那种被人拿捏的软柿子,相反,他对这些明显的恶意表示不在意更是不屑,但又明白没有力量反抗这一切的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默默承受。虽然避开了大部分石头,但架不住石海战术,还是眼角和胳膊还是见了红。神近耀面无表情地盯着胳膊上的伤口,内心却有点庆幸:比上次好很多,至少没伤得太重。他默默地把篮子换了个手提,不做停留地上楼了。

但今天进楼神近耀察觉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神近耀住的这栋楼可以说是整个小区里面最差的,各方面的差。虽然住在三楼,对于一个孩子来讲这楼层高度还算不错的了,上下也方便,但很黑,要是晚回来了一点就会黑到摸不着钥匙孔。

有光,一丝很微弱的光,似乎是从那种微型手电筒发出来的。但这就够了。凭借这束光,他能看清楚以前摔了许多次、把他跌得头破血流的阶梯,能看到走廊里的灰尘颗粒,能看到一双澄净的、碧绿色的双眼带着紧张和关心,注视着他一步一步地踏着光走到面前。

每走一步,神近耀都能感受到身体的战栗。那不是恐惧,也不是愤怒,而是遇见了心仪的猎物的兴奋感。

神近耀看到那双眼睛就知道这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孩子是谁了-隔壁新来的邻居。

神近耀是被这孩子推着进入了他家的门。要知道,这孩子刚开始的时候一脸紧张,脸颊还泛起了红晕。看见他走过来了,双手似乎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只能搅弄自己的衣摆。

“……”神近耀并没有想和这孩子玩乐于助人、热情好客的游戏,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从安迷修的身侧走了过去,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仿佛刚才差点失去自控能力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走过后神近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怕再多待久一点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突然,一双肉肉的小手握住了神近耀,他猛地睁大眼睛皱着眉头转身看过安迷修,却被小孩给吓住了。

小孩的双手拉着神近耀的手,神色不再是刚才的紧张无错,而是沉稳冷静,还夹带着一丝怒意,眼睛紧紧地盯着神近耀受伤的胳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胳膊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然后小孩抬头看见了神近耀眼角的伤口后脸唰的一下白了几分,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推回自己家里,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先帮人包扎伤口再说。

神近耀有点排斥他人的亲近,哪怕这个人可能是自己喜欢的人也不例外。

安迷修看他如此不愿意让自己接近他,也有点着急,有点委屈地问道“那你要怎样才肯让我帮你包扎伤口啊?”

神近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怎么还委屈上了?嘴里却说:“这点伤口舔舔就好了。”反正也不严重。

安迷修一愣,感觉是这么个道理,于是迈起小短腿哒哒哒地爬上沙发,跪坐在神近耀面前,小手轻轻地捧着他的脸,嘴巴凑过去舔舐眼角的伤口。

神近耀被安迷修这一下舔得有点懵。他只能感觉有个湿软的东西在帮他轻轻地舔弄伤口,还弄出了啧啧啧的水声,那东西还沿着血迹一路舔下去,而他一直僵着身子,等着安迷修帮他把伤口处理好。

嘴角感觉到了一阵刺痛,他瞬间反应过来-安迷修在亲(还是湿/吻)他的嘴角。神近耀把双眼睁到最大,他要把小孩此刻的模样永远的记在脑海中:

棕发小孩微眯着双眼,专注认真地伸出小红舌为他把血块舔掉,似乎是怕他疼,所以舔得有点轻,以至于血块化的有点慢。后来小孩又发现嘴唇上也破了,于是毫不犹豫地含住下嘴唇,轻轻地吸允。心脏好无规律地乱跳着,意识也逐渐消散,渐渐地,他的眼里只有这孩子了,他想把他抱在怀里,一辈子都不松开!

“咔哒”大门开开了。

于是理智回笼了,然后安迷修开心地跑下沙发迎接中年男人去了,最后神近耀耳朵上带着一朵红晕狼狈地逃回了自己的住所。

他背靠着房门,一手摸着耳朵,还有点发烫。回想着刚刚的场景,神近耀感觉有点口干,他想今天多做一道汤好了。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