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诺烨桦

【耀安】这种后宫漫才有的情节不可能出现在我们师兄妹身上!

*后宫动漫常有的情节是什么?男女主角一起睡觉/洗澡/唧唧我我啊!*

*16、7岁身材超好不把自己当女生的师妹安&一大把年纪(?)每天都要防止师妹作出不符合性别行为的师兄耀*

*铁打的作者,流水的文*

作业选词:和服     @耀安小基地


今年夏日较往年来说算凉快的了,就算不一直开空调也没问题,平时起床后背也不会有汗水,但今天可能出了什么问题。神近耀居然会感觉有点热,尤其是胸前,不仅热还闷!但有两团软绵绵的软肉压着又十分舒服,感觉像是压了个人。神近耀皱了皱眉,一个翻身就把怀里的人给抱住,用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打算继续睡突然感觉不对……


嗯???压了个人?


神近耀立刻睁开发现自己正抱着自己衣衫不整的师妹。安迷修躺在师兄身上睡的很香,似乎对于师兄把自己抱着这点很满意,蹭蹭蹭地重新蹭到师兄怀里又睡了下去,还把衣服给蹭下去了,露出洁白的颈部和优美的锁骨。


神近耀看着近乎赤裸着上半身睡相甜美且安稳的安迷修几乎崩溃。他家师妹又来找他睡觉了,这次还只穿了个睡裙,连内衣都没穿!哦,睡觉当然不用穿……个屁啊!他好歹也算是个正常男人,在这种有个半裸颜好胸大还毫无防备的师妹躺在自己身侧的情况下当然会有一些生理反应,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把安迷修安抚好就三步并做两步迅雷不及掩耳小叮当之势去了卫生间。


安迷修五岁那年成为了神近耀的师妹。


当神近耀的师父从一个阴暗小巷子里把瘦骨嶙峋的安迷修带出来时可着实地把他给吓着了,而且由于安迷修的身体太过瘦弱且后面把遮脸的长发给剪短了(出来后师父给剪的,剪了也是个狗啃的发型),性别就更是模糊。发现安迷修真正的性别还是在神近耀带安迷修第一次在家里帮她洗澡时发现的,当时小姑娘说什么也不让扒裤子,神近有点烦躁,感觉这个“师弟”实在是不讲理,于是凭借身高和力量优势把安迷修压在身下成功地脱下了裤子……看见身下的身体与女孩无异,一想起之前师父对自己兴高采烈地说你要有一个师弟了他就想捶爆师父的狗头(bushi)。


师父是个十分神经大条的男人,当知道安迷修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孩子后先是失落了三个小时,然后看着神近耀又愧疚了一秒,接着就拍着神近耀的肩膀一脸高兴地说:阿耀,你有一个师妹了呢!


去您老人家的!


就这样彻底地将安迷修交给了神近耀……于是从安迷修五岁起,神近耀就负责起安迷修的生活,可以说在15岁之前两人是穿过一条裤子、吃过同一碗饭、睡过一张床的纯洁师兄妹感情。14岁之后他们就开始分房睡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安迷修她长、大、了。


这十年,神近耀把安迷修养得很好,肉眼可见的好。原来的安迷修感觉一阵风就会把她给吹走,面黄肌瘦,头发偏黄又杂乱干燥,而且身高只有80几厘米,完全在正常值之下了,一捏身子全是皮包骨头,纯粹的发育不良。


后来神近耀对安迷修的饮食和训练也十分上心,哪怕今天没多少钱也要让小师妹吃得饱饱的(这样才有力气训练)。而安迷修也会十分懂事地把食物分给师兄一起吃,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被师兄以各种理由投喂回自己肚子里了。


所以安迷修可以说在神近耀坚持不懈(能把投喂计划坚持十年还年年翻新还是很不容易的)的投喂、训练中,终于蹭蹭蹭地长高并捏起来有肉感了,连发色和发质都养好了。就连师父那个大猪蹄子每天都会捏捏安迷修的脸颊、揉揉柔顺的长发,看见安迷修不反抗任由他捏后更是开心到拿满是胡须的嘴亲她,以至于师父想抱着安迷修一起睡觉,她是死活都不愿意,一直拉着师兄的衣角红着眼眶委屈地盯着她师兄。


有一段时间神近耀就喜欢抱着师妹一起睡觉,不管师父怎样抗议(师父他老人家总念叨着男女有别之类的,但师父总是忘记他也是一名男性,微笑),神近耀还是会当着他的面把安迷修抱着走进他的房间、关门、躺上床和师妹相拥而眠。安迷修也十分喜欢和神近耀睡觉,有时候甚至会为了能多和师兄睡一会儿而赖床,并且试图向师兄撒撒娇逃避训练,虽然最后通常是以会被师兄从被窝里提出来为结尾。


12、3岁是女孩子发育的年龄段,可能是小时候营养不良导致安迷修发育得比一般女孩子有点迟,而平时训练也没什么大问题发生,久而久之神近耀也就没在意这个问题了(师父神经大条,只知道找师妹撒娇,根本不算)。


其实神近耀一开始还是考虑到这个问题,于是在一些“细节”上疏远师妹---比如,早上起来不再帮安迷修换衣服、吃饭不再用自己吃过饭菜的筷子替她夹菜、洗澡也会将两人的时间给岔开(之前我们都是一起洗的,小安偶尔还会给我搓背)、更是拒绝和安迷修抵足而眠(为此,我和师父专门花了点时间和财务为小安单独整理出了一个房间做她的卧室。)。


安迷修是个好师妹,但她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脾气倔。神近耀还记得第一次让她自己睡觉的时候安迷修一副你出轨了、你不要我了、你不是宠我爱我搂我睡觉的师兄了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去睡觉了。如果忽略了她一步一可怜巴巴地回头和半夜爬上他床,不由分说想压着他睡觉的话那还是相当乖的。


他们第一次吵架是神近耀疏远安迷修的第三天,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去找她师兄。一开始还好好的,也不知道神近耀说了什么踩着了安迷修的雷,而她倔脾气也上来了,两人就开始吵了起来,吵到平时都是躲在一边煽风点火偶尔吃瓜助威的师父都来劝架了。


吵完后,神近耀准备去洗澡冷静冷静,等走到浴室后发现他家小师妹一丝不挂,手里只拿着一张搓澡巾堪堪地遮住胸前的春光,看见他进来了也不回避,直接上手准备扒他衣服。


臭丫头,刚刚白给她说了这么多!


双手被抓住的安迷修抬头看见师兄在瞪她,知道那是让她出去讯息。安迷修的倔脾气一下又上来了,就站在原地不走。她打定主意,一会儿不管师兄怎么对她都不走,她不想一个人睡觉,就要跟着师兄。想好后她毫不示弱地瞪回去,两师兄妹大有你不照我说的做我就瞪死你的架势。


后来是因为洗澡水快凉了 又在师父的劝说下,两人第一次一起洗了个别扭无比的澡,然后双双(单方面被迫)躺进被窝说了窝心话,在安迷修欣喜和神近耀的无奈纵容下和好了。


这种情况持续一年后就被迫终止了。


14岁那年的一天,安迷修和她师兄在日常实战训练,突然感到腹中一阵绞痛,自己被迫中断攻势,蹲下身子捂着肚子,想借此缓解一下剧痛,等会儿起来继续训练,可哪想自己疼得冷汗直冒,嘴里已经泄出因受不了疼痛而呜咽的声音,最后摔倒在地上且胯下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神近耀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先是无措地蹲下来打算抱着安迷修安慰一下,结果看见一摊血从师妹体内流出来后瞬间慌了,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安迷修抱住,火急火燎地把人送到小镇的诊所去,并威胁医生要是治不好他师妹他就要他命!医生也是第一次见神近耀这种眼神,于是连忙应下,再三保证一定尽全力把安迷修救回来,结果一看到安迷修的症状立马哭笑不得,感情这小女孩长大了他师兄不知道呢。


医生憋着笑意断断续续给神近耀讲了关于女性生理方面的知识,未了还让他好好照顾安迷修。而一旁的神近耀则是大脑当机完全丧失听力、语言系统,只是脑海里都重复着一句话:安迷修已经长大了。


是时候分开了。


这一次安迷修在医生的告知中知道男女不能帮忙换衣、互相喂食、一起洗澡、抱在一起睡觉……于是她也没有理由抗议和师兄分房睡,偶尔(常常)实在是想师兄想得紧,就自己悄悄溜进师兄房里去,反正师兄从来不锁门。


其实神近耀锁过,但自从被某人大半夜暴力拆开门一边把手上残缺的门扔在地上,一边抽抽涕涕地喊师兄后就再也没锁过门了,第一没钱买门、第二大半夜不想睡不着觉、第三……师妹哭得太惨了,我家师妹怎么哭都这么好看呢!


有时候神近耀都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养成出了问题。安迷修的实力和身体成正比地一起增长,但智商……更准确的来讲是性别意识上却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不在意,甚至变本加厉!


像今天这种事情这两年里可不少。一开始安迷修还收敛点,毕竟知道影响不好,但谁知道有一天早上她看到神近耀红着脸躲躲闪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样子就像打开了一个奇怪的开关一样,天天早上变着花样来吸引(勾引,无师自通的那种)她师兄。就算是天天来神近耀也是吃不消的,尤其是安迷修那火爆的身材和他现在处于……嗯,血气方刚的年纪,所以每天来次冷水澡还是有利于身体健康的(放你mua的狗屁!),这一天神近耀如是想到。


安迷修是听着师兄洗澡的声音醒来的,今天师兄醒得有点早,以至于她也跟着醒得早。揉揉朦胧的双眼想清醒清醒,可是越揉越困,无果,就把脸埋进师兄的枕头里蹭蹭,随后又把枕头抱在胸前,开心地在床上打起滚来。


今天师兄抱我了(无意识的)开心o(≧v≦)o


神近耀进来得有点着急忘记拿衣服进来了,于是在下半身围着个围巾出来,结果就看见安迷修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默默地把脸别过去……啧,内裤露出来了啊,傻师妹。


神近耀走到床沿处坐下,看着安迷修那打完滚后红彤彤的小脸,忍不住揉揉她的小脑袋说:“小安,别睡了,快起来,今天早点结束训练。”


安迷修还沉浸在师兄的盛世美颜和绝赞肉(?)体中,听到师兄开口说话后本能地脱口而出:“好啊,我听师兄的。”


……好嘛,美色误人。


但她也没多大的不满,因为师兄答应她今天晚上会陪她一起逛烟火大会。


安迷修在床里窝了一会儿后就蹭地坐起来,手脚并用地下床去。神近耀看着她大大咧咧的动作不由得一阵头疼,赶紧把薄毯盖在她身上,毕竟,影响不好……


临近申时,两人结束了对战练习,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新浴衣换上。期间,安迷修想和师兄一起换,但被神近耀给拎了出来,气得安迷修下狠心不理他三分钟!嗯!?不行,还要和师兄一起逛烟火大会呢!那就两分钟好了。可是今天有很重要的事给师兄说啊……那就一分钟好了!呜……不行,我现在就想见师兄(இдஇ; )。


砰!


神近耀僵硬地拿着脱下的衣服,呆滞地看着安迷修破门而入,紧接着冲到他怀里在胸口处蹭……好家伙,这个月又要超支了。


安迷修的浴衣是白底黑燕还有些许的蓝色垂藤做修饰,头发用蓝黄两根发带扎起,尾端还有两束流苏,看起来格外俏皮可爱。而神近耀的浴衣相对而言就简单得多,上蓝下白,没有任何装饰,但不得不说,颜值高穿什么都好看。


两人在庙会里逛着那回头率是相当的高。


偶尔有几个脸皮厚的直接上来搭讪,都被神近耀/安迷修给瞪回去。于是两人就用他搂着她的肩膀,她拉着他的衣袖的姿势逛完了整个庙会。期间,安迷修想去买个冰激凌吃,但被师兄以马上就要到生理期了少吃凉为由给拒绝了。安迷修面上生神近耀的气但实际上却高兴得不行,抬眼偷偷看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在师兄发现她前将视线转回来,专注地吃手里的棉花糖。


好甜。她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但这个,她喜欢。


当今晚的第一个烟花在空中绽放时他们在人群中牢牢地牵着对方,十指相扣。周围的人被天上美丽而短暂的烟花所吸引,发出了欢呼声和告白声。


安迷修似乎是被周围的氛围感染了,她偏头看向神近耀,发现他平时在外只有冷漠和疏离的眼睛此刻却盛满温柔和宠溺,而她就在这其中,师兄他……是不是……


更多的烟花在黑夜中绽开。


砰,砰砰。


除了烟火还有心跳,两个人的。


“师兄,我……”


砰!


“哇!”


烟花声和欢呼声掩盖了安迷修的话语,看着满脸通红的安迷修,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在下一束烟火绽放之时,他们像周围的情侣一样,做了一样的事。


烟花放完了,两人也分开了,两人又逛了一会儿后就沿着来时的路打算回家了。


路上,安迷修开心地问神近耀今晚可以一起睡觉了吧,师兄?


出乎她意料的是神近耀拒绝了,不管安迷修怎么询问神近耀愣是不再开口。


安迷修气恼极了,明明刚刚还做了那么羞人的事,为什么就不能一起……气死人了!师兄是个大笨蛋!


神近耀跟在安迷修身后,看着因为生气而加快步伐但又担心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把师兄“弄丢”总是回头偷撇的师妹,不想笑出了声。在安迷修疑惑地眼神中,他快速地拉进两人的距离,一手摸上那总另他担忧的小脑袋,同时低头轻轻地亲了一下那人的发旋。


我在等你长大,安迷修。我会一直等你的。




评论(8)

热度(37)

  1. 耀安小基地枫诺烨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