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诺烨桦

凹凸编年史1

梗皆来自唐尼的《零班编年史》

《零班》的汉子们都十分可爱有个性,一直希望能有第二部,但唐尼大大没有画了(>﹏<)所以为了我的祈愿我就来祸害(x)《凹凸》了(๑Ő௰Ő๑)

1、

“喂喂,那还是个小孩子吧?为什么站在我们学校门口?”

“大概是来找自己的哥哥或者姐姐吧?”

“你们不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很好看吗?肉嘟嘟的,好想摸一摸啊!”

“对啊对啊,我也…………他……刚刚是不是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

“……好像是的。”

周围一阵沉默后……

“啊啊啊啊啊怎么瞪眼都这么可爱啊!”

“啊啊啊啊啊他简直就是个小可爱!”

“闭嘴,渣渣们!”嘉德罗斯实在忍受不了了,他为什么要和这群平民一起上学?

又是一阵沉默。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震慑到了这群平民,心里不由得一阵冷笑:呵,平民。不过看在他们这么听话的份上也不是不可以在这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他叫我渣渣,渣渣!”

“咦咦呜呜咦咦太可爱了!请多叫我几声渣渣!”

“我要改名字!我叫渣渣辉!”

“小可爱看我,我是渣渣啊啊啊啊啊!”

嘉德罗斯“……”妈的,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2、

嘉德罗斯现在很生气。

这群人一点眼力都没有吗?还不赶紧让开!靠!挤什么挤!边去!不准摸我的脸!滚开!!!

“……可恶……都给我……”

“轰!咚……”

一棵树在众人面前倒下,但没伤到任何一个人,而让这棵树倒下的是一个看起来瘦弱的冰蓝色长发的女孩子……

“都让让,你们让新同学感觉不舒服了。”

这声音……

一位棕发碧眼长相清秀的少年红着脸拨开人群走到嘉德罗斯面前,然后羞涩地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新班级。”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嘉德罗斯拉住衣领。

一旁的冰蓝色长发女孩看见想冲上前去保护少年,却被少年制止了,无奈只能站回原地。

接着他听见嘉德罗斯用还处于变声期的声音用咬牙切齿的语气和他说“原来你就是胁迫我入学的那个变、态啊。嗯?”

棕发少年不自在的浑身一僵。

嘉德罗斯以为这是棕发少年心虚的表现,于是放开他,自己大步向校园走去。自己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长得合我心意才放过他的,绝、对、不、是!

殊不知,少年心想的是果然光拍个裸体照是威胁不了人吗……

3、

一路上那个棕发少年和蓝发少女除了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姓名和班级,其余时间都是在沉默中度过的,只是带着嘉德罗斯走去新班级。

当他们走到一栋教学楼时,安迷修侧身对着身旁的嘉德罗斯说“由于你们是突然加入我们学校的,没有多余的空教室,所以只能暂时把你们安排到顶楼了,真的很抱歉。接下来就只能你自己上去啦,我和安莉洁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祝你学业愉快。”

愉快个P!被人拍裸照威胁入学这根本就不能愉快了好嘛!尤其是那个实施人还是你,你是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

无声的发泄后还是乖乖地上楼去寻找新班级了。

当嘉德罗斯看到他即将所在的班级后……

“尼玛这里面是封印了恶龙吗?你他妈管着叫教室?”*

什么叫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根本就是为了不被迁怒而逃跑了!

4、

“这个跟个遗迹一样的地方居然是我未来的教室?靠!门口放着这堆纸箱子,这根本就是个仓库吧!这里居然还有一盆芦荟?!这学校怕不是……”

“你说谁是芦荟呢?”

看着眼前这个头戴发带的芦荟,嘉德罗斯沉默了。

“……”

“……”

“格瑞?”

“嗯。”

“……太好了,不是我一个人被拍裸照。”

你入学前到底受了什么苦???

5、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入学来的,我的先告诉你,我是自愿来这儿的。”格瑞把堆积在教室门口的纸箱都搬开,等会儿方便开门。

“凭什么你的入学方式这么和平,而我却是被一群蝼蚁给威胁!不公平!太屈辱了!!!”

“……和平……呵呵,你一辈子都不会想知道我入学前经历了什么。”

怎么突然这么丧了??你丫的入学前经历了啥???



(部分)角色介绍:

安迷修-凹凸中学的优等生(第五名),老好人,抄作业首选,温和善良,不善与人沟通,平时话很少,但却很容易害羞,是个天然黑。1班班长,同时也是历史课代表,擅长料理,偶尔带点自制饼干或面包等食物给大家尝尝,文科成绩一流,理科成绩有点糟糕,运动细胞也不错,是剑道社社长。


嘉德罗斯-凹凸中学的优等生(第一名),据说是被迫来到凹凸中学上学,与格瑞是劲敌,经常与其比试,表面看起来是个孩子实际上也确实是个孩子(安迷修语),狂妄自大(有资本)、腰缠万贯(有资本)、有勇有谋(有资本),似乎对安迷修有好感,动态视力拔尖,全方面发展好学生(除了品德),是老师最头疼的学生之一,是零班的体育委员(本来想当班长的,奈何敌方有黑幕)


安莉洁-凹凸中学优等生(第十名),安迷修的“妹妹”,是个天然呆美少女,外表看起来十分柔弱可却是一个能徒手劈开桌子的怪力女,很依赖安迷修。擅长占卜和天文学,力气很大却意外的不擅长运动,是1班的纪律委员


格瑞-凹凸中学的优等生(第二名),金的发小,嘉德罗斯的劲敌,据说一直排名第二是因为感觉第一会很累所以干脆当个第二好了,是个沉默的银发紫眸酷哥,表面看起来不好接近实际上却是最需要安慰的一个(安迷修语),经常喜欢戴一根发带据说是一位很重要的人送的。也是个全方位发展的学生,运动能力也很强,是零班的副班长,同时也是剑道社副社长,在某方面是让老师感到头疼的学生候选人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