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诺烨桦

舞曲【校园pa+华尔兹】下

*安哥性转!女体注意!不接受也没办法,谁叫我写了*

*文笔渣,不太懂华尔兹,百度突击的😂*

*来来来,快来看,刚出炉的文嘞*

手动爱特你 @琼脂雷安培养基  @阿加Aga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考完了!去你的吧高数!我告诉你,我他喵的根本不在乎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啊!安迷修吗?我告诉你,不是安迷修别来和我讨论学习!喜极而泣啊!重修过了!四级又要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我耳机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咦咦呜呜咦咦。考完试的我来更文了。安哥我爱你!请你和雷总去结婚吧*

“小雨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别实况转播只转一半啊!现在才连载到雷总老是踩人家安姐的脚,雷总何时才能熬出头啊!”

“呸,谁是小雨子?你个老秃头!你以为给你们实况转播容易吗?我还得提防被安姐雷总发现呢!你们要求还忒多!要求什么语言丰富、生动形象、前因后果什么的都写清楚……老子不干了!我就一来学选修的理科生干嘛还要让我写文啊???鬼知道跟踪他们简直是折寿十年加吃饱(狗粮)了撑的。我不管了,你们爱谁谁谁去!”

“小雨子别这样啊!当初抽签的时候我们大家可是都说好了,谁抽到谁上的。”

“老赵你再bb我就不实况转播了!”

“哇小雨子别啊,你的良心不会疼吗!”*N

夏雨看了眼手机微信群里一个个求转播的“前辈”们,内心冷笑一声:呵,我才不会这么容易给你们转播呢。然后他将微信转到后台去,打开word文档一遍耳听舞蹈教室的情况,一遍脑补班长和雷总舞动乾坤的场景,默默地开始码字。

才码了不到五分钟,微信消息转眼被刷到了99+。夏雨黑了脸色,打开微信发了句话。

“舞蹈教室里,安姐和雷总在老老实实练舞呢!别在刷消息了!”

群里寂静了一阵后,有人默默地冒泡了:“雷总不行了。”

此话一出,各路仙人谁与争锋,纷纷高谈八卦。从大学的恩恩怨怨到小时的恩恩爱爱(大雾)所谈之事皆是有理有据,硬生生地勾勒出安美人与雷盗贼的恩怨情仇录,其文笔文风、文章流畅度、文章质量均比小雨子笔友好上不知道多少。其余道友皆赞叹道:秀才皆在人间,高配均为人民。

夏雨看完后不忍地叹了口气:这群还好没加雷总,否则吃枣药丸。看了一眼教室内的情况“……”嗯……班长(的脚)真惨。然后打开文档默默码字写雷安文。

雷狮现在是痛并快乐着。

痛苦的是这特喵的是舞蹈?跟他平时看到的不一样啊!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就变成向右转了???嘶~看着都疼,安迷修这丫头是怎么忍下来的啊?哎哟我去!我的老腰啊……

雷三少爷一改往日的霸气狂拽叼,秒变纯情傻白甜(bushi)。

快乐的是……安迷修的身材真特么好啊!因为是跳舞,所以免不了搂搂抱抱亲亲(不是,最后一个去掉),像什么牵手啊搂腰啊,光明正大。雷狮面上嫌弃但内心已经在跳踢踏舞了。

夏雨这时码好了一段文,放眼从门的小窗口望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夏雨颤抖着双手微微举起手机并照下了这表面跳舞实际单方面调戏的画面,然后发给了群里一群如饥似渴的狗子们。这一深水炸弹又一次把潜伏在海里的狗子们炸了出来,纷纷表示小雨子是他们的好战友、好同志。有人表示已经开始写雷安万字长篇编年文(夏雨:这什么文???),有人表示已经写好他们结婚生子了,还有人表示写好了刀子要发在群里共享立马被群里的雷安甜党势力奋力打压,并进行惨(友)无(好)人(美)道(丽)的洗(安)脑(利),最终成功使人家脱离了刀子的“祸害”投入到党的怀抱。

有人问:看这情况,他俩在一起八九不离十了!那雷总什么时候表白啊???党的代表-管理员表示当然是越快越好!最好今天就在一起!我拿我的五包辣条像老天许愿,愿雷安早日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其他人看到这串字不由得热泪满面,纷纷表示五包辣条不够40个人分要求多拿几包。管理员一脸懵逼地让他们禁言并表示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和什么势力作斗争。

“不用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了……”接着夏雨发了一条长达15秒的语音。“你们自己听吧,我先去避难,不用来找我,记着每隔几天在我的饭卡里充点钱做饭钱就好。”说完便下线了。

15秒就表白在一起了???狗子们疑惑地打开语音,接着听到了一段令人……遐想的声音。作者通过审核进入了该群,并在雷总清理该群后找到了当初收藏此录音的一名雷安党家的党员拿到了该录音,接下来让我们听听看录音内容:

“嗯……雷,雷狮,轻点……疼……唔!都说了不要了!你怎么还这样!(哭腔)你……你出去!出去啊(拍打声)。”

“安迷修(恶狠狠地语气),你在这样下去我不介意对你做更过分的事情。”语音完

众人+作者:wocccccccccccccccccccc!

第二天,安迷修照常来上课时发现班上的人都有意无意地让她多休息一下,不要累坏了。

安迷修一脸茫然“???”虽然昨天恶党帮她冷敷了一下脚,但今天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话说为什么早上他们要说昨天雷狮这么卖力今天我还能起来的这么早是不是不行啊是什么意思?还一直让在下多休息?说什么不要累坏了?

虽然昨天练舞是挺累的,雷狮也的确很“卖力”地在练舞,但在下还不至于被累到下不了床啊?安迷修陷入了沉思随后表示自己不擅长动脑子的事情于是就此作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

雷狮:“很好小雨子,录的地方十分巧妙,时间也卡得刚刚好,这误会,误得朕心甚悦啊。”

夏雨抖了抖,理不直气不壮地道:“嗻。”

后记:安迷修与雷狮的那段录音的真实内容:
“嗯(被雷狮用力捂住了脚)……雷,雷狮,轻点(敷冰块ing)……疼……唔(雷狮加大了手劲儿)!都说了不要(这么大力)了!你怎么还这样(用这么大力气)!(哭腔)你……你出去(滚出教室去)!出去啊(拍打声)(你把我弄疼了)。”

“安迷修(恶狠狠地语气),你在这样(带着小鹿般的眼神和撒娇般的语气跟我说话)下去我不介意对你做更过分的事情(对,其实当时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安迷修知道录音后:“……雷狮,这个星期睡沙发。”雷.不知道.狮:“啊???”

评论(2)

热度(15)